時間:2010.02.19 20:34:50
地點:自宅

Phillip以前拍片時的同事約了下午來小聚,
Wu帶了瓶紅酒,說是酒莊老闆娘特別推薦便宜又香醇。
提到了去美三年,哇!上回宜蘭碰面也就有三年多了!
時間總是飛奔著不等人回味。

Wu早期從導演組到製片、錄音兜轉一圈,
說是一向怕惹人注目便轉往劇場演出發展。
提到幾位導演同學現在發展都不錯,
難的卻是她沒法兒留在圈內拍紀錄片。



妹妹說割捨不下的是對人的情感,拍片結束後很難抽離。
我想這對許多從事記錄工作的人來說都有著相同的處境,
尤其是紀錄最不被看見的角落。
從投入、瞭解、溝通到互動成為一種工作/生活模式後,
轉頭離開那種心有餘而力不足的缺憾總讓人耿懷。

多數人很難保持冷靜持平的態度...
這和社工的某些立場是相同的。

那年她在蘭嶼拍片實習,是個可親的妹妹,
但回到台北的繁雜世界後,回不去了。
我不再是他們認為的那個人,
我有我的生活和其他的事情要完成。

 

越南餐廳晚餐時,提到湯哥領獎時感謝Phillip的那一段話。
同時也記起前幾年過年一家到他屋裡吃飯喝酒聊天...
男人之間的芥蒂,很難打開。
Phillip說:他喝酒以後又是另一個樣子。

山水總會相逢,只是不知道何年何月,
這檔事,我也不插手。

Wu離開時很俏皮的對Phillip說...
你老婆好有個性喔!
認識這麼久從來不知道她這麼有趣這麼會聊!

以前Phillip和一群妹妹們上山下海拍片,
我負責在家帶小孩,少有工作上的交集對話。
就算聚會也少出席...
我們各有各的社交圈,保持某部分的私人空間。


過了這些幾年,妹妹們都成長到婚嫁創業的年紀,
彼此觀看的角度與生活重心也接近,
很多新鮮事或是陳年典故說將起來輕鬆些,
喝著紅酒、咖啡,打開話匣子。

還是對Wu放棄電影創作覺得可惜。
有些理想現在不做,將來後悔。





創作者介紹

,逗 點

chapt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