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幾年幻想過居住在這樣的山裡,沒有人車日夜的喧嘩,
臨溪垂釣,拾壤耕種,做個山林的懶人。


幻想成就了不同的感官,即便是在城裡壅塞的街道都還能保有詭譎的笑容..
要將人行道上的垃圾桶拿來做濾清器,電線折了對半曬衣服,
堆在路邊的下水道涵管橫劈了當讀書的搖椅..
高樓洗窗時垂吊的繩索可成了攀岩的訓練地。

小隱於山林,大隱於市。
這樣說著好似狂人!哈哈哈哈...

朋友說:你是怪人!
懶人說:嗯,誰不怪?誰不瘋啊?
XXX這幾天還把LP掛嘴上,有膽沒膽的人一堆堆成了垃圾山...
懶人查只是有點懶,有肝有膽,但是沒有LP。


說遠了。還是回到這山窪裡的屋頂有意思多了!
屋頂上拉了長長的繩子晾衣服,風吹了各自搖擺跳著舞,
那一言不合的還可以打了起來...,
又或者相親相愛的糾纏成夥。
人跟人之間的距離還很難得如此親近呢!


這屋頂很妙,一塊塊的空心磚整齊畫一的排排站。
猜想或許是山裡的風大,那落山風都可以掀起了鐵皮遮頂,
這一塊磚重量有個二、三公斤,諾大的屋頂擺上六七十塊,
也夠鎮攝一場場的亂風吹襲吧!


想起小時候家裡的屋頂還曬過梅干菜、臘肉..
查娘還指揮過咱姊弟拎著木箱上樓曬棉被、曬書,
那時節,屋頂的畫面又在腦袋瓜裡浮起,
熱騰騰的夏日,乾燥的氣味。






本篇拍攝地點於台北外雙溪。














chapt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