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一棟建築,每一處樓房都有門,
你心房的門是什麼模樣?


懶人心房的門總是大辣辣的敞開。
容易被有趣的事物挑逗,
容易被生動的對話勾引,
容易被螢幕上的淒美而揪成一團,
容易被細小的砂石引燃成熊熊大火,

然後
將第一瞬間的跳動傳達到小腦

懶人的心眼跑在嘴前面
嘴巴偷快的超前了小腦
小腦之後是遲緩的手
手說要腳玩接力

心眼轉身才發現:
這距離是101的天與地

原來海市蜃樓只是虛晃一招
原來是是非非不是心眼看的清楚
原來你儂我儂不過是在演戲
原來掉入眼中的是寶石

關門,
要先等嘴巴回來
關門,
要等小腦加滿油
關門,
要等手洗乾淨
關門,
腳還要脫鞋
關上門

把心眼好好關禁閉。

門?

關門。









向田邦子:午夜的玫瑰




摘錄自:語言的可怕 / P82

「妳的嘴巴有毒。」

  如果當下察覺到自己說錯話,或者意識到剛無說的話可能刺傷對方,至少還有挽救的機會。

  除了自我檢討,也能設法向受到傷害的人賠不是。

  而最不可原諒的的就是不知道自己說錯話,也看不出對方被冒犯。其實會用語言傷人者,大抵都是極為自戀的人,往往傷了人還不自知。想到這裡,便無端感到厭惡起來。

  語言真是可怕。

  語言,可以傳達親切的關懷之情;也能中傷對手要害,讓他終身無法釋懷。
















chapt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