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個兒午後有一場爆雨,那時恰好躲進了戲院。
散了場,雨小了,也起霧了。
 

配合剛剛看完的電影情節:
畫家總是來來回回的走在反差極大的街道上,
我眼前的繁華在一根煙燒盡後,
也變的朦朧...
電影中影像一幕幕又在上演。

真的,
起霧了。





西門町可以有這樣的霧景,機會難得~


小心擦拭著傻瓜的鏡頭,是戲院的冷氣太強嗎?
歐...是丟在袋子裡的冰涼汽水罐兒搞的鬼~













    

chapt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