後照鏡裡的天空,其實往前往後看,都相同。
我生活的都市,每天走過,每天在這天之下活著。

有時看久了天空會譏笑自己坐井觀天的狂妄,
一棟棟的樓房如同井壁,高高聳立。

雙腳踏著地,往頭頂上張望,有螻蟻的渺小沮喪,
登上了環繞這城的山丘張望,一山還有一山高,往下看又是滿目瘡痍。
我這雙眼該往何處看?才看的到廣闊的胸懷?
我這卑微的情感該往何處擱置?才找的到屬於天生的奔放?

往穹蒼的盡頭,往海與天交合的所在。





這城裡的天空總有高樓、電火線...
好像應該早早習慣,
這如上說的就要變成無病呻吟了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,逗 點

chapt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