午後的醫療大樓長廊,沒有人。
陽光自窗外灑在積塵的咖啡色椅子上,落在斑駁有著奇異氣味的地板上。


說是空無一人也不對,這兒是醫療大樓,但沒有病人和醫護人員很該說是沒人吧~
沿著長廊從頭走到尾,想著這裡實在和記憶裡其他鄉鎮裡的診間醫所沒有什麼分別,
在一處約莫是掛號詢問處,一個少女捧著書在燈光下專注著,
少女沒抬起頭,是我的腳步太過輕盈或是她早已習慣這人來人往的景象?
最近這一年,樂生院的議題外頭吵的沸沸嚷嚷,
院落裡的牆頭也張掛著各式的標語海報,
樂生,樂生,樂在生活啊~

直到今日在網路上仍可見到討論樂生的議題,
從保留到人權等不同的聲音,
回頭想著跪叩時的感動,
原來單純的畫面在這條長廊裡通通稀釋了。

1930年 這棟王字型醫療大樓竣工,
七十多年足以掩埋多少人的年輕歲月?
在這條長廊裡,有多少人倚牆或安坐在椅上沈默等候?
這裡的磚牆收納了多少病痛時的嚎哭痛楚?

2007年四月,
這第二進的長廊一片空寂,
歲月仍在流轉,
歷史繼續記載。







●相關資訊:

維基百科:樂生療養院

桃園山區守護員大雄:樂生文化資產、今世今生的寶貝,懷念它?擁有它?





chapt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