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圍往來的人走走停停,他的一雙腳駐足在這裡,
彎腰、緩緩移動,左右、後退,起身、挪移到下一塊地界。

中正廟的廣場有許多不同裝飾的地面,有磨石子的大塊,有鑲邊線的窄面,
每一個區域的磚面還有排水及伸張的縫隙...
想起很久以前和Peggy為著舞台陳設而數著地板數量,
拿著短短的捲尺衡量計算隊伍的縱橫位置,
一張張的紙片寫滿數字和線條,
最後還有躺在地板上厭倦的鬼哭神號...

廣場的下方是停車場,地板可以負荷的重量因此有限制,
重量的極限到底是多少?
只是看著這一片廣場到處修修補補,
花台缺角,屋簷少了一片滴水..
伯伯打濕了厚厚海綿抹拭著剛剛敷上砂石的地板,
這片廣場,真正要修整的怕不止這一處。



記不起來這一塊地板是不是寬120CM X60CM?

記得有一年中正廟兩旁的廳院牆上滿滿是洩憤的塗鴉,
整整一個星期裡,廣場瀰漫揮發油和清潔劑的味道,
伯伯阿姨們面戴口罩的攀在樓梯上來回刷著牆面,
在黑夜裡,
剎時以為自己身處在有福馬林的實驗室裡。
有一種遺世的疏離。







chapt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