早晨的陽光自東南方鑽進了巷弄裡,
這一天的晴朗在影子的潑墨畫裡脈絡可尋。


朋友常常問著為什麼可以發現日常裡的趣味?
懶人查說:為什麼你總是匆匆走過?
朋友問為什麼可以看見這麼多的不同?
懶人查又說:因為我看見、我拍下、我比你愛現...

其實,真的也沒什麼可以拿來嚼舌賣弄。
就是當米蟲的專利與福利,
所以看見許多美好的風景,
一如這影子千變萬化的遊戲。


頂上的藤蔓交織成米羅的線條,

葉縫下的光影令著牆又蒼老許多,


牆上的垂柳,引擎蓋上的水影燐粼,如交響曲的演奏。







chapt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